[拼音]:Tan Sitong

中国近代思想家,资产阶级维新运动政治家。字复生,号壮飞,又号华相众生、东海褰冥氏等。湖南浏阳人。

生平和著作

谭嗣同生于封建官僚家庭,少时受中国传统旧学影响较深而好任侠。1894~1895年受中日甲午之战刺激,他思想上开始从传统旧学转向新学,广泛研究西方近代自然科学和资产阶级的社会学说,政治上则力主“尽变西法”以图强。1896年他经过上海访康有为,未遇。后结识梁启超,并通过樑启超了解到康有为维新变法的基本理论,对康十分景仰,自称为康的私淑弟子。同年,他以同知入资为江苏候补知府,在南京候补约一年。其间,他从杨文会研究佛学,也积极学习西方科学技术知识,并来往于沪宁间,与梁启超等研讨变法理论。1897年应湖南巡抚陈宝箴之邀,回湖南筹办新政,参与创立时务学堂、武备学堂,编辑《湘学新报》、《湘学报》。次年,创办南学会和《湘报》等,积极进行维新变法宣传。1898年6月,光绪帝下诏变法,谭嗣同由候补知府权充四品军机章京,参议新政。然而,在封建顽固派和外国帝国主义势力的干预下,历时仅百日的变法维新运动即告失败。当反变法政变发动之始,有人曾力劝谭嗣同出走暂避,但他谢辞说:“各国变法,无不从流血而成,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,此国之所以不昌也。有之,请自嗣同始!”随即遭捕,并于9月28日与杨锐、林旭等6人同时就义。

谭嗣同短促的一生,留下了10多部著作,在他生前只自编刻印了《东海褰冥氏三十以前旧学四种》,包括《寥天一阁文》、《莽苍苍斋诗》、《远遗堂集外文》和《石菊影庐笔识》等篇,是研究谭氏早期思想的重要资料。1899年梁启超、唐才常分别在《清仪报》和《亚东时报》上连载发表谭嗣同的哲学代表作《仁学》。1900年出版《浏阳二杰遗文》。辛亥革命后在长沙出版了《秋雨年华之馆丛脞书》,后来上海文明书局编印了《谭浏阳全集》(后由群学社改版为《谭浏阳集》)。此外,上海中华图书馆出版了《谭复生文钞》。1954年三联书店出版了《谭嗣同全集》。1981年中华书局出版《谭嗣同全集(增订本)》,蒐罗完备,校勘详细,并附有关传记史料,是目前最好的版本。

哲学思想

谭嗣同哲学思想的来源和构成比较混杂,充满著矛盾。他的初期思想受张载、王夫之等人气一元论的影响,主张“气”是宇宙万物的本原,说“元气缊,以运为化生者也”,是一种朴素唯物主义思想。后来,他学习了一些近代自然科学知识,又深受佛学唯心主义的影响,便企图把科学与宗教熔为一炉,建立一种“仁学”宇宙观。

仁学

谭嗣同依据近代自然科学的知识,认为充满宇宙间的是“以太”,尽管构成宇宙万物的是“原质”(化学元素),而“原质之原,则一以太而已矣”。他从“以太”进而提出“仁”,说“夫仁以太之用,而天地万物由之以生,由之以通”,“学者第一当认明以太之体与用,始可与言仁”。说物质性的以太是仁之体。同时,谭嗣同又强调以太作为媒介的传导效能,把它看作是与仁一样的东西,从而否定了以太的物质性,他说:“以太也,电也,粗浅之具也,借其名以质心力”;“精而言之,夫亦曰‘仁’而已矣”。甚至说,“以太者亦唯识之相分”,“仁为天地万物之源,故唯心,故唯识”,“天地间仁而已矣”。把宇宙万物的本原归结为“仁”,这明显地反映出谭嗣同所要建立的“仁学”体系,已转向唯心主义。

认识论

在认识论上,谭嗣同早期曾具有某些唯物主义思想因素。他曾说过人的认识来源于客观实际,认为“古圣人正五色以养明,定六律以养聪,岂能凭虚无而创造哉?亦实有是物而不容废也”。并明确提出“名”是“实之宾”,“名无实体,故易乱”。这种唯名论观点,为他冲决名教之网罗提供了认识论根据。但是他又主张“贵知不贵行”,否认人们通过感觉和思维活动能认识客观事物,认为只有靠佛教唯识宗的“转识成智”的神祕直觉,才可获得真理。这一根本观点是唯心主义的。

辩证法思想

谭嗣同的“仁学”体系中包含有比较丰富的辩证法思想因素。他十分强调事物的运动、变化和进化,并指出“日新”乃“异同攻取”的结果。他认为,“天地万物之始,一泡焉耳”,由于“异同攻取”,在宇宙间演成各种天体,又在地球上进化出各种生物:“沮洳郁蒸,草蕃虫蜎,璧他利亚,微植微生,螺蛤蛇龟,渐具禽形。禽至猩猿,得人七八。人之聪秀,后亦胜前”。人类社会也是不断向前发展、“自苦向甘”的。可是,他又以佛教的“刹那生灭”、“一多相容”和“破对彼”等理论否定事物性质的相对稳定性,幻想溶合矛盾、取消对立,陷入了相对主义。

政治思想

谭嗣同的“仁学”反映了资产阶级的自由、平等、博爱的要求。他在“仁学界说”中提出:“仁以通为第一义”,“通之象为平等”,并根据“仁”、“通”、“平等”这种政治伦理哲学,对封建名教和君主专制主义进行了尖锐的批判。他认为“三纲五伦”的名教和君主专制主义根本违反了“仁”、“通”、“平等”的道理。他抨击君主专制主义说:“二千年来君臣一伦尤为黑暗否塞,无复人理,沿及今兹,方愈剧矣。”而君主专制之所以得以维持,“则赖乎早有三纲五伦字样,能制人之身者,兼能制人之心”。他人为,在维新变法中,若“五伦不变,则举凡至理要道,悉无从起点,又况于三纲哉!”因此,他大声疾呼“冲决君主之网罗!”“冲决伦常之网罗!”谭嗣同这些反封建的急进思想,对辛亥革命和新文化运动产生了积极影响。

关于谭嗣同哲学的性质,有的学者认为他始终坚持了唯物主义的路线;有的学者则认为,片面强调心的作用,是他始终未变的观点。(见彩图)

更多信息: 人头